首页 » BN市场 » 以Uniswap为例的DeFi治理解析(上篇)

以Uniswap为例的DeFi治理解析(上篇)

  一、导言

  DAO(去中心化自治组织)是一种结构。以DAO为组织形态的项目在四五年的时间里已然扩展至各领域,而DeFi(去中心化金融)与DAO的相遇则被加密社区视作是意义深远之举:“DeFi 进入 DAO 化发展,将开启 DAO 落地的序幕。”

  对DAO的发展而言,自2016年因合约漏洞受挫(The DAO遭受攻击,迫使以太坊硬分叉)之后,DAO需要加密市场的某个领域里出现一波DAO的治理实践,才能重新唤起市场共识,进而在试错中自我迭代,而这一领域正是去中心化金融。

  着眼于DeFi,我们发现DeFi对CeFi(中心化金融)的全面反思与范式革命已进入新的战场:组织治理。DeFi在金融工具(token)、流动性(LP)、定价模型等诸多方面已然实现了对传统金融的超越,在金融市场引发的变革浃髓沦肤,至2020年由表及里:DeFi协议的去中心化程度受到质疑,内部治理成为不可回避的议题。

  DeFi如何解决CeFi的根源性、结构性问题?在DeFi的生态中,我们看到的一种答案是抛却原有的科层结构,以新兴的组织形态取而代之。如果说DAO是DeFi行之有效的治理载体,DeFi便是推动大规模DAO落地的治理实践。

  在《Becoming Decentralized Enough: The Case For DAOs》一文中,作者Mohamed Fouda认为,DAO可能是进一步提升DeFi产品去中心化程度的最佳工具。DeFi项目协议在不同程度上实现了DAO的部分属性,而根据Fouda对DAO的界定,只有MakerDAO等为数不多的DeFi项目才算是“DAO based”,基本符合DAO的三个条件:成员资格开放;成员或股东可以提议或投票进行决策;成员凭借参与程度会获得经济激励。

  相较于“Not DAO based”的DeFi项目(例如Compound、dYdX等),MakerDAO用DAO来管理项目运行所需的重要参数,但MakerDAO自身也有局限性。相比之下,Fouda认为:Uniswap在架构上非常贴合DAO的定义(Uniswap项目团队自身并未言明该项目是否为一个DAO),Uniswap的自动做市商算法(自动调整交易价格的智能合约),为Uniswap以一种DAO的方式运作提供了技术基础。

  Fouda的文章发布于TokenDaily,其时为2019年的8月。时隔两年,Uniswap已进入v3阶段。相比于v1的新生伊始,Uniswap v2与v3对项目治理的设计更为系统,Uniswap Docs V3也正是本文主要的信息参考来源。

  本文所讨论的对象主要是Uniswap的治理模式,在“结构-行动”的分析框架下注重考察Uniswap V3的治理结构,包括:治理场所(例如对话基础设施与媒介环境、uniswap自有的论坛与portal门户)、治理过程(温度检查、共识检查、治理提案)、元治理与软治理(meta/soft governance)这三个方面。Uniswap治理结构本质上是一种被规定的抽象架构,我们更需要关注其现实的应用成效、在治理实践中真实存在的问题。因此,在梳理完Uniswap V3的基本治理结构后,本文将转入对Uniswap现存方案得失的讨论,尝试概括出现存DeFi治理的普遍性困境与未来可能的出路。

  二、Uniswap项目概述

  Uniswap的本质是一种代币交换协议,基于兑换池而不是订单簿,在以太坊上自动提供流动性(Uniswap的用户在Uniswap交易的价格由兑换池中的代币比例和算法决定)。用户也可以自行添加交易对,成为做市商从而赚取手续费。我们也可以参考Uniswap v3的白皮书中对自身的界定:它是一个“noncustodialautomated market maker”(Uniswap v3 Core)。

  在今年2月的一篇针对Clubhouse机制的分析文章中,作者Breeze将Uniswap与Clubhouse放在一起讨论:“在 Uniswap 上,用户将资金聚合成池,个体可以自由地与资金池做交互。在 Clubhouse 中,用户将观点、内容聚合成池,个体可以自由地获取和交流一些想法……Uniswap、Clubhouse 分别代表资产交换和社交系统中的扁平化趋势。”

  Uniswap的“去中心化”设定是它在治理上诸多设计的根源。我们可以参考市场上UniswapDEX与Coinbase(两者均为加密货币领域的交易所)的对比来说明二者在理念上的差异:Coinbase是中心化的加密货币交易所,如同传统的公司一样设有投资者、董事会与首席执行官,加密货币是否能上该平台由Coinbase决定。用户通过连接银行账户、在Coinbase存入资金来买卖加密货币。如果我们对照传统金融的交易形式,会发现它与券商别无二致。

  而Uniswap则通过协议构建了一个以太坊上的去中心化交易所,且十分纯粹——它仅仅是一个交易所:作为一种形式上的中介,与Coinbase不同的是,Uniswap无法决定什么加密货币可以被交易,自身也不提供流动性。它采用了自动做市商算法,使得“swap”这一过程通过智能合约实现,直接作用于用户双方,构建起一个近乎无金融中介的交易场域。

  在具体展开Uniswap的治理方案前,我们不妨先从一个更宏观也更抽象的层面去放置我们的思想锚点:技术如何变革了人们的交互形式,重构了行动赖以发生的结构。在这里我们可以追溯到上一个千年终结之际,在互联网技术那里找到这种深刻的组织治理变革:Walter·W·Powell在互联网萌芽之际对人类组织的形态提出了一种类型学的划分:Market、Hierarchy与Network是三种组织的形态,Network(网络)在这里并不仅仅是增强(或削弱)market或hierarchy的技术性工具,本身即为一种治理结构,是一种“identifiableand viable form of economic exchange”。在Web的早期阶段,网络作为一种组织形态被互联网技术构建起来,这之后发生的事情我们也都有目共睹,直至如今兴起的Web3.0与区块链的新一次革命。

  Uniswap的治理方案是一种共同作用的结果,它的技术环境是相应的公链基础、底层协议、智能合约,而这种独特的DeFi治理结构的形成,诠释了一种新的金融治理范式,又势必推动着(同时也是制约着)不同于以往的金融治理行动。

发表评论

5 × 5 =